西安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逝水流年小说桃花劫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54:29 编辑:笔名

【前言】  这个江湖,水色三分。一分冰凝,一分凌波,一分如兰。江湖三分天下:冰凝山庄、凌波楼,冰兰阁。被这三家统一了的江湖,一百多年来,各大门派倒也相安无事,相对出现了较为祥和平静的局面。然,江湖毕竟是江湖。没有刀光剑影,没有血雨腥风,没有尔虞我诈的阴险和黑色交易,又怎么能称之为江湖?这看似平静背后的暗流潜藏着那些整天为了功名利禄蠢蠢欲动的生灵,还有那些为了生计奔波劳碌在市井间的小民,他们,真的,能做到相安无事么?    【一】  丽日风轻,暮春三月。漫山遍野的桃花、梨花、杏花儿开了。团团簇簇的浅紫凝白,恰似天界遗落的水粉,一笔,就洇开这奇秀娟丽的画册,将冰兰阁妆点得如同玉宇琼楼一般,恍若仙境。  一袭淡绿宽袍的年轻人,看着眼前这如梦似幻的景致,想着马上就能见到那位淡若轻烟、美若天仙的女子,满心满眼都是欢喜。不由得长啸一声,飞身而上,只一个起落,人已在冰兰阁的兰亭内。  来者正是秋神秋晴望。昨儿接到师妹花醉的飞鸽传书,他便星夜加速赶了过来。他知道,再过几天,便是一年一度的桃花节,暨武林英雄大会。届时盛况非比寻常,他秋晴望跟子夜冰兰凌波素来交好,况还有个师妹花醉在这儿,来帮点忙,是应该的。私底下,他也想来。  满苑兰花,清逸香远。冰凝山庄的萧子夜跟凌波楼的冷凌波凭栏而立,衣袂翩翩,真真一对璧人。若在平时,两人一定会跟他打招呼。这会儿却面无表情,微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是花醉,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又仿佛在自言自语:“师兄,你,来了?”秋晴望星眉一挑,朗声道:“这么急着唤我前来,不知何事?”眼光一扫,并未看到意料之中那张俏脸,脱口道:“花花,兰儿呢?”  阳光斜斜地照过来,熏风欲醉。却,无人应声。  秋晴望微笑道:“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她一定是去取玉露兰香了。我去帮她。”说毕就要往里走。花醉情急之下大叫一声:“师兄!回来!”秋晴望愕然之下回头:“师妹,怎么啦?”花醉顿足,呆了一呆,轻叹道:“师兄,兰儿,她,她不见了!”  秋晴望略怔了怔,旋即笑道:“师妹,这个笑话太冷,不好玩!”萧子夜突然转身,面色冰寒,对着他一字一句地说:“秋,千真万确!昨晚上,兰儿,就在自己的冰兰阁内蒸发了。我们找遍了所有地方,毫无头绪,所以才急着叫你回来。”  笑容刹那之间凝固,秋晴望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谁都知道普天之下能让他秋神牵肠挂肚的,除了一袭浅紫玉骨冰肌的冰兰外,绝无他人。此刻这个消息,不亚于一记闷雷,足矣炸得他六神无主。  发现冰兰失踪的,是花醉。因为她一直呆在冰兰阁内,为3月28日的武林大会赶制杏花醇。明明晚餐时还跟冰兰一起有说有笑,临睡之前却发现她已经不翼而飞。情急之下,立刻发出紧急信号。  赶到的当然是萧子夜跟冷凌波。起先他们两人也不愿相信,且不说冰兰身为水色烟花的,一般人不敢打她的主意。单就她一身功力和修为,又岂是一般人能近身的?更别说这冰兰阁处处险要,步步玄机,与冰凝山庄和凌波楼遥相呼应,一动,便动了整个水色江湖。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要潜入冰兰阁,打兰苑主人的主意,那无异于自取灭亡。  究竟是什么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只身涉险,居然敢在这三大高手的眼皮底下将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没有人知道。即便花醉想破脑袋,萧子夜锤破大理石桌面,冷凝波泪水涟涟,秋晴望长吁短叹,还是想不出来。  【二】  三月的风,吹面杨柳。原本仙苑奇葩一样的冰兰阁,此刻却森寒与暗影交织。秋晴望轻轻触摸腰间那一支玉笛,心头难以抑制地疼痛。花醉看着师兄少有的拧眉焦灼,只能暗里叹息。募地,花醉厉声喝道:“什么人?”  这一声断喝,惊醒了兰苑所有的人。秋晴望不愧是秋神,还没见他是怎样起身的,人已飞落在一丈开外的花丛中,只听得他咦地一声:“暮雪,怎么是你?你在这里干什么?”花醉跟子夜凝波这才松了口气。  一袭白衣的暮雪抹着眼泪,带着哭腔道:“秋大哥,你们一定要把冰兰姐姐找回来!”秋晴望呆了一呆,无语。半响方伸手拍拍暮雪的肩头,颇似自言自语地说:“你放心,即便掘地三尺,我也要把兰儿找回来!”暮雪这才仰了脸儿,呐呐地说:“谢谢秋大哥!”说毕,转身折进了后院。  花醉目不转睛地看着暮雪入去的身影,似有所思。  还没等萧子夜他们做出任何反应,水色烟花冰兰失踪的消息,迅即传遍整个江湖。人人都在猜测,人人都在帮着寻访,人人都为这位绝色奇女子捏了一把汗。要知道,普天之下的男子,但凡有点品性学识或功夫的,暗地里都对那位冷若冰霜艳若桃李的冰兰倾慕非常。只可惜流水有意,兰花无心,无人抱得美人归。  此时,距桃花节尚有三天时间。三天,能否找回水色烟花?萧子夜不知道,冷凝波不知道,秋晴望跟花醉心里同样没底。因为冰兰是在自己家里头失踪的,除了花醉,再没有人进过冰兰阁,而且里边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因此,千头万绪,几个人都陷入茫然中,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  天色一点点暗下来。有风,长长地、长长地吹来,吹落一阵粉紫凝凝的桃花,那情形煞是壮观。想起往年这个时候,正是几个推杯换盏,把酒言欢之时,只是今时今日,桃花依旧笑,何处觅芳踪?  秋晴望突然长身而起,咬牙低呼一声:“走,咱们再找!”萧子夜面色冷峻地说:“花花和凝波留下,我们两个去找偏说偏大侠!”冷凝波眼底漾起一汪清泉,飞快地看了看萧子夜,幽幽转身。花醉没有问为什么。她知道子夜这样安排是有道理的。  夜色中,两条修长的清影仿若轻烟,倏忽之间,已消失不见。冷凝波终于落下泪来:“花花,你说他们,能找回兰儿么?”花醉心里大恸,勉强安慰道:“师兄跟子夜一定有办法的,你放心!”两个边说边走进房间。  夜,更深了。冰兰阁里虽遭突变,却迥而有序,异常平静。  【三】  三月的江南,莺飞草长,柳媚花红,兰舟竞发,一派歌舞升平的闹热和繁华。  偏说就住在西湖的一条画舫上。此刻,他正半眯着眼睛靠在船头假寐。晴柔的阳光落满他藏青色的衣襟,凌乱的长发几乎遮住了他大半张脸。碧波荡漾的西湖,水洗般明澄。不时有丝竹之声入耳,间或有孩童的嬉闹。这一切,无不令人昏昏欲睡。好一个惬意悠闲的梦里水乡!无怪乎名满天下的偏大侠一直偏爱这里。  偏说一点也不担心会被人认出来。  的确,谁又能知道眼前这个略有些落魄,睡觉还留着口水的中年男子就是名满天下的偏大侠呢?想到这里,偏说突然咧嘴笑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烤肉的味道,那是他平生的烤乳鸽。如果没有猜错,不是秋晴望就是他的好徒儿莫邪。  秋晴望跟萧子夜费了一天一夜,才打听到偏说新住的地方。两人风尘仆仆地赶到时,却见偏说这幅模样,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一时都没有说话。偏说伸手把脸上的乱发往后一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烤乳鸽,贪婪地闻了闻,狡黠地笑道:“原来是水色烟花的萧掌门到了!小秋,怎么你们不在庄内准备武林大会事宜,反摸到我这条破船上来了?”  萧子夜素来面冷。此刻也顾不上客套,淡淡地说:“冰兰姑娘失踪了。不知偏大侠对这件事怎么看?”偏说唔了一声,旋即瞪大眼睛:“你是说,冰兰那丫头不见了?”子夜把手放在冰凝剑上,沉重地点点头。  偏说习惯性地摸摸鼻子,脑子立刻飞转起来,嘴里却调侃道:“敢情冰兰这丫头觉得太无趣了,想要到外面玩玩也说不准呢。看把你俩急得!”秋晴望脸色变了数变,终于忍不住怒道:“破偏,你就真的没个正经么?”  偏说白了秋晴望一眼,不乐意了:“小子,这美女丫头不见了,难道我不急么?可你越是着急,越是没有头绪不是?”说毕,气哼哼地甩手进了画舫。秋晴望与子夜同时叹口气,一掀门帘,跟了进去。  画舫外,苏堤春晓,柳浪闻莺,二十四桥像一条鳞瘦的青龙,静静地依水而卧。如此良辰美景,又有几人知道这背后深藏的玄机?  【四】  等花醉把一坛杏花醇封好,略舒一口气时,才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冰心小筑在灯火的映照下,分外富丽堂皇。冷凝波俏立于兰苑之外,飘飘若仙。自子夜跟秋晴望走后,她便一直站在这里等他们回来。花醉对着凝波清丽绝伦的瘦影,疲惫地说:“都两天了,师兄跟子夜还没有消息?”冷凝波微微颔首,神情说不出的忧郁和落寞。  花醉突然展颜笑道:“子夜回来了。”冷凝波面上一喜:“希望他们能带回兰儿的消息。明天各大门派就会陆续有人来了,我担心……”下面的话,她不说,花醉也知道。但她心中有个不详的预感,为什么师兄没有跟子夜一起回来?  一袭雪袍的萧子夜像一朵飘逸的轻云,悄无声息地落定在两人面前。许是连日赶路的缘故,看上去竟似有些憔悴。冷凝波满怀期待地看着他。萧子夜呼出一口气,淡淡地说:“花花,你累了,快去休息。凝波跟我来。”  冷凝波与花醉对视一眼,终于忍不住低吼:“子夜,到底有没有兰儿的消息?你说秋怎么没有回来?还有,偏说究竟有没有办法找人?”萧子夜肃然道:“目前还不好说。但至少已经有了眉目,秋跟莫邪已经去该去的地方,就连天涯也来了。”花醉心里一动,想起莫邪那张俊朗清逸的脸,以及脸上那份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就觉得无比安心。然后,对着空中脱口叫道:“天涯,你给我下来!”  一道黑影叶子一样随着话音飘下来,然后听得天涯恨恨地说:“原本想睡个安稳觉,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破偏那老头儿干嘛不叫莫邪来?”花醉面上微红,斜他一眼,抱怨道:“我真搞不懂你,为何好好的床不睡,偏要到树顶上。又冷又冻的,有什么好?”  天涯哼了一声,不予理睬:“子夜,你们几个都去睡觉,今夜,我来守。”萧子夜微微一笑,拱手道:“那就有劳了!”语毕,率先飞身而退。冷凝波瞬即跟上,眨眼便无踪影。天涯嘿嘿两声,听来颇似猫头鹰的怪笑:“花花,你怎么还不走?难不成你想陪我去树顶猫着?”  花醉嘤咛着跺脚,拧身便折进了回廊。等她再看时,已不见了天涯。或许今夜,可以安心地睡上一觉了。说实话,花醉确实累了。谁让她是天下绝酿的传人呢?谁让这几年的桃花节,群雄都那么喜欢杏花醇呢?为了这杏花醇,她可是接连忙了半个月。这杏花醇跟桃花酿一样,得用新开的杏花,不能早,也不能晚。所以受累的只能是她花醉了。  【五】  今晚的月很圆,也很亮。被月色笼罩的天地便多了一丝幽清的神秘。冰兰阁一如既往地安静。主人都不见了,明天还得接待众位江湖好汉,指不定会有什么事发生,谁还有心思说笑呢?所以当暮雪这位大总管从花醉忙乎了半个月的房间里走出来时,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一袭白衣的暮雪看上去面色忧戚而平静。也许,冰兰失踪对她来说,是个颇为沉重的打击。此刻,她一定焦灼而痛心。夜风轻拂,月色迷离。暮雪踩着满苑兰香,悄无声息回到自己的屋内。雅致素淡的房间不染纤尘,一如其名。  灯光,将暮雪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只见她不紧不慢地走到那张金雕玉缕挂着流苏紫帐的床前,伸手拍了拍床沿,啪嗒一声,床板顿时跳开。原来这床内侧有一个暗格,下面还有一层。而底下那层赫然躺着的,竟是双目紧闭,脸色略显苍白的冰心小筑主人冰兰!  暮雪紧挨着冰兰侧躺下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张吹弹得破的俏脸,表情温柔且复杂。良久,才低叹一声:“冰兰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说毕紧紧握住那双冰凉的小手,试图使她变得温暖起来。  冰兰毫无反应,呼吸安稳而平静。看上去像是个熟睡的婴儿,睡得那么香那么甜。仿佛可以保持这样恬然的姿势,一直睡到永远。暮雪看着看着,突然背转身,吹熄了那盏八角琉璃宫灯,室内霎时昏暗下来。唯有薄冷的月色,水银般流泻着,将整个冰心小筑漂染得光华流转。  夜,再一次变得很深很深,仿佛陷落的江湖。黑暗中,隐约有一双鹰一般的眼睛,在闪闪烁烁。  【六】  天,亮了。  通往水色烟花的路上,逐渐热闹起来。各种装束的江湖人士或纵马飞步,或脚底生风,或香车软轿,成群结队喧哗着齐齐涌向冰心小筑。  到得早的是少林一介跟无尘两位大师,黎明破晓之前已经率寺内五位首席大弟子进入了冰兰阁。紧随其后的是武当掌门湘会军一行十五人,分别是浅影潇湘宁清心,素月盈空萧远以及空花苏鱼儿等。不论男女,一律面如冠玉,气度潇洒绝伦。令人不得不叹服这武当门下果然是人才济济,英才辈出。  萧子夜宽袍舒袖,玉树临风。虽则面带微笑抱拳相迎,眉宇间依然掩饰不住地冷峻。江湖上都知道子夜的秉性,并没有人觉得他的这种态度是傲慢或是不恭。冰兰阁外,早已一溜摆开了许多桌椅,众人在冷凝波的引荐下,彼此寒暄落座。  今年的气氛有些沉郁。大家都知道冰兰失踪的消息,无论如何,面上都表示出了应有的客套和关心。尤其少林一介跟无尘两位大师抵达之后,悄悄将花醉拉到兰苑里,仔细询问冰兰失踪的经过后,亦是微微皱眉,百思不得要领。 共 21678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男性患上血精症症状表现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癫痫会遗传给小孩吗

上一篇:出墙

下一篇:我的依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