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杨志军为孩子呈现干净纯粹的作品

发布时间:2019-05-10 14:41:43 编辑:笔名

杨志军,作家,代表作有《藏獒》三部曲、中篇小说《原野藏獒》、儿童文学《海底隧道》等。

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成人作家开始写作儿童文学,杨志军就是其中之一。继《的獒王》《骆驼》《海底隧道》后,杨志军近又为孩子们创作了以藏区牧民生活为题材的《巴颜喀拉山的孩子》。不难发现,杨志军偏爱现实题材,而这正是他写作儿童文学的根本目的和文学追求从理性上去启蒙家长和孩子,做一个有理想的人。

次有意识地创作儿童文学

虽然在《巴颜喀拉山的孩子》出版之前,杨志军也创作了几部儿童文学作品,但有的是先推出成人版,出版社主动找他写作青少年版;有的是没当儿童文学写作,但出版社认为应属儿童文学类别。所以,杨志军说,《巴颜喀拉山的孩子》是他次主观上完全当作儿童文学来写的作品。

在杨志军看来,成人文学与儿童文学写作区分很大。首先是视角不同,儿童文学应该用孩子的眼光看待一切。其次是思考维度不同,成人文学要尽可能深入地表达人性,但是儿童文学就要反复提炼,要把生活中干净纯洁的一部分给孩子。就是写作状态不同,写儿童文学时作家就必须把自己还原成一个儿童,包括儿童的生活、儿童的性情、儿童的内心世界,想一想自己小时候对这个世界是怎么理解的。

杨志军说,故事主人公身上有一些他成长的影子,很多内心世界的想法也是他想表达的。因此,在创作时,他从没有想过现在儿童文学市场缺少甚么类型,然后自己去填补,而仅仅是缘于内心世界的情感需要,很自然地就把作品写出来了。

写作缘于对这片土地热爱

《巴颜喀拉山的孩子》由二11世纪出版社出版,小说字里行间浸润着作者朴实的情感。出生于青海西宁的杨志军,在青藏高原生活了40年,对这片土地,他熟悉而且热爱。小说讲述了在黄河的源头巴颜喀拉大草原,由于大气变暖、牲畜过度采食,草原面临退化,藏民们纷纷迁居城镇的故事。小说刻画了一群纯朴仁慈的藏区牧民,生动细腻地再现了藏区原始自然的生命样貌和社会形态。

事实上,创作《巴颜喀拉山的孩子》前,杨志军正在写作一部成人长篇小说。是什么让他突然停下来,转身创作自己并不是特别善于的儿童文学呢?杨志军说,是因为外在气力和内心情感的共同推动。

外在的气力是指的启发和推动。原本这只是一部3万字的中篇小说,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王雨婷阅读后认真写了审读意见,提炼出这篇小说里值得开掘的空间,这引发了杨志军的怀旧情结。曾的生活里,一些他从未触碰过的人和事纷至沓来,启发了他的灵感。

内心的力量则是他的生活经历,他对青藏高原那片土地的认知。他生于青海擅长青海,作为曾长时间扎根于藏区牧民家。他想要通过文字将所见所闻原汁原味地记录下来,他更想将藏地牧人在这种时期变迁中所展现出来的高洁的信仰、浑厚的大爱和对大自然的敬畏之情传达给读者,给读者以精神上的启发。

告诉孩子世界真实的样子

《巴颜喀拉山的孩子》的主要情节围绕草原退化、牧民千百年来传统的生活方式面临难以为继的困境展开,这其中包含的主题很丰富,有对人与自然关系的反思,对生命与救赎、信心与坚守的探讨。

书中有欢笑、有泪水、有叹息、有宽宥、有童趣,也有忧思,承载着厚重内容的作品,对于孩子来说,阅读它并不是件轻松的事。儿童文学评论家朱自强浏览前也曾有疑问,有些主题该不该写进儿童文学中?

浏览后,朱自强认为,杨志军给出了一种比较公道的处理方式。他以儿童视角观察周围事物,不刻意抹去或做低幼化描写,而是以符合讲述者身份的语言去客观讲述,小读者读后大概会心有灵犀地相视1笑,而成人读者读来也不觉有牵强之感。

在文学评论家张薇看来,天性纯良、内心澄净的小读者们,会在《巴颜喀拉山的孩子》里经历情感的震荡,幼小的心灵也会体味莫名的愁绪,从而为将来的社会承担染上生命的底色。而成人读者,也能在浏览中体察到作者的思想重量,并引发多重思考。

英国童书桂冠作家麦克莫波格曾说过:无论我们年老还是年幼,悲伤都是一种普遍的人类经历,童书作家不应该害怕处理悲伤和苦难,他们应当诚实地告诉孩子世界的真实样子。张薇认为,杨志军有少见的道德勇气,他的《巴颜喀拉山的孩子》为当代儿童文学提供了一种多元的写作方向。

杨志军也非常期望,这本书不仅孩子爱看,也能有更多的家长浏览。他希望家长能借此思考,鼓励孩子积极向上、获得成功没有错,但是在教育孩子上,更重要的是培养孩子拥有真善美的灵魂、悲悯的情怀、开阔的胸襟,要让孩子明白大写的人字是如何写就的。

杨志军说,他还会延续关注藏地的生态与现实、藏地孩子的成长历程,再为孩子写作有情怀、有希望的纯真之作。

小葵花
葵花胃康灵
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