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碧海小说血恨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28:51 编辑:笔名

一、  静。  静的可怕。  尤其是鼻腔里充斥着鲜血的腥味。  我穿着丫头衣服,躺在几个死去的仆人身边。我不敢睁开眼睛,我害怕去求证,害怕看到整个山庄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活着。我没有武功不能给山庄报仇,我害怕被别人发现还活着。  泪水挤破紧闭的眼睛滑落到地上,交融在鲜血里。  我得留着命等我的齐敖。齐敖,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山庄出事了?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又多么需要你?  二、  大门“咚”的一声。  有脚步声,接着,“权筝……”,是亓敖,真的是亓敖的声音。我睁开眼睛,看到我的亓敖。“亓敖……”,我扑进他怀里,“亓敖,你回来了,我知道你会赶回来的。亓敖,带我走。”亓敖是我全部的希望,我和他指腹为婚,从小一块长大,青梅竹马。  “好,我带你走。我们离开这里。”他的声音很冷,完全不像我的亓敖,看到山庄变成这样,他必定也是不好受的,他是孤儿,一直跟着爹爹习武,在山庄里长大。他也是爹爹的孩子,山庄的孩子。  亓敖把我带到一处桃花林中的小庄园,三月的桃花开得很胜。  三、  三个月了,虽已是六月,可这桃花林中的桃花却不曾落下,桃花林布了阵,从没有人找到过这里,我也出不去。亓敖在把我送来之后也未曾回来过,他说要我在这里等他,他去报仇,三个月后回来接我出去。今天是三个月之期了,我的亓敖,你要回来了吧。  我坐在铜镜前,静静的梳着青丝,整理妆容。我要给我的亓敖美的自己。  但是我没有等来亓敖。  四、  等来的是冰冷的枷锁。我被一伙带着银质半脸面具的神秘人带出了桃花林。  为什么???这里机关严密,这些人怎么会找到?他们是谁?亓敖呢?他怎么还没回来?是遭遇不测了么?  我害怕极了,我的亓敖。  五、  我竟然被带回了北风山庄。三个月了,我又回到了这里。一切都还是老样子。那边的榕树,是爹爹当年练功的地方;那边的小石桌,是娘亲叫我识字的地方;那边的小花园,是亓敖陪我玩耍的地方........  他们把我带到了后山的断风崖。我被仍在地上,身后就是深不知底的悬崖。  崖边摆满了祭祀用的东西,一口巨鼎被熊熊的火焰烧的通红,鼎内煮着不知名的液体。  一袭火红从崖边的石头后闪出来。我惊呆了。是我的亓敖。我的亓敖。  “权筝,哈哈哈,”他放声大笑,他走到我身边蹲下,用手指挑起我的下巴,“权筝,我这就送你去见盟主。”  “为什么,为什么......”我摇着头,泪水早就爬满了整个脸庞。我不相信,这不是我的亓敖,这不是....我的亓敖怎么会想要杀我,我的亓敖怎么会和杀爹爹的银月教扯上关系。不……“哈哈哈,为什么。”他停住笑,“你知道权武的武林盟主的地位是怎么来呢么?你不知道,你可知道当年亓家上下四百口人死掉时有多惨么?你知到当年权武怎样走出亓家大门么?你敬爱的慈父,他背叛了兄弟,杀掉了兄弟全家。那时我四岁,我就发誓一定让权武尝到灭门的滋味。”他甩掉我的下巴,站起来,“不过,我这些年在北风山庄倒是发现了一个秘密,哈哈哈....”他转身对身后的人说“行了,取血,大家都准备好下去运宝藏吧。”  有几个人向我这边靠过来。我脑袋里一片空白,无法思考。敬爱的慈父变成了罪人;心爱的人也不曾爱过我,只不过是他复仇的手段;我以为是救了我的人,却原来是杀父仇人,并且留我活到今天不过是为了让我死的更痛苦。不----我无法接受。这都是假的。假的。  他们那手中的剑割破了我的手腕,鲜血很快滴满了一碗。亓敖将血接过去,倒进鼎里,鼎下的火熄灭了,鼎身上出现了各种符号。  是爹爹说起过的权家武功秘籍么?原来我就是那个纯阴之女么,我就是开启秘籍的钥匙?亓敖留我活到今天就是为了这套武功秘籍.......  不----  我叫喊着,身子向后一张,掉下了悬崖。我像是蝴蝶一样,飞在悬崖之间。就这样吧,我什么都不想去想,死了吧,死了就一了百了。爹爹娘亲,女儿来找你们了。  六、  我睡了好久,梦里,亓敖要杀我。我被惊醒。  可是,这里是哪里?  陌生的小木屋,陈设很简单。  这是怎么回事?  哦,对了,那不是梦,亓敖,真的要拿我祭祀。他不爱我,所有的都是假的。北风山庄都是死在他手里。呵呵,过去的三个月我竟然还对他感激不尽,认为他是我世上的依靠,却不曾料到,他,就是哪个毁了我整个世界的人。  门被推开,一个头发雪白的老人走进来。他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医书,另一只手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  “你是谁?”我警惕的问。  老头抬起头,“丫头,你醒了啊。”  他将医书扔到桌子上,激动的上前给我诊脉,又检查我的伤口,我这才注意到手臂全都被包扎着。“恩,我就说嘛,这味药应该具有唤醒的作用。”  “你是谁?我没死么?”  “你运气好,正好被我捡回来。死不了喽。”  “这是哪?”  “断风谷。”  “断风谷……”我咀嚼这这几个字,似乎在那里听到到。  “你是筝筝吧。时间可真快,上次见你你还是个躺在莉莉怀里哭的小不点。转眼就这么大了。”  “你认识我?你是谁?”  “权尧。”  “医疯子?你就是医疯子?”  “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哈哈,不说啦,丫头,你昏睡的这些天,我把你的任督二脉打通了,现在可以习武了,心法权武都教过你了吧。”  原来他就是退出江湖已久的医疯子,之前我一直由于身体的原因不能习武,爹爹只是将武功心法教授与我,希望能有朝一日打通任督二脉习武。我一直不把练武放在心上,我有爹爹,有亓敖,哪里用的着我自己习武呢。  可是现在,我的亲人理我而去,亓敖,转身变成了我的仇人,我的噩梦。我不得不习武了,我要为爹爹为娘亲为全山庄报仇!  七、  “快来呀,快来抓我呀。咯咯咯咯咯”  “亓敖,亓敖,你看天上有那么多星星,你抓几颗下来放在我屋子里好不好”  “亓敖,我喜欢你。”  “亓敖,我们永远也不分离好不好。”我喜欢被他抱在怀里,贪恋的吸着他身上好闻的气味,“亓敖,就这样一辈子该有多好。”那时候,我总是憧憬,等我和亓敖都老了,我们就推出江湖,远离打打杀杀,找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男耕女织,当然,还要有我们的孩子。  八、  “丫头,在想什么呢”  我偷偷擦去眼角的泪,“在想怎么报仇。”我转过身,医疯子当然不相信,但我并不解释,我们都知道,我忘不了亓敖,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现在他只能是我的仇人。爱愈深,恨愈切。  “老头,我想出去。”三年了,我再次提出出谷的要求。  “出去,你怎么老是这么心急要出去呢,亓敖的武功还远在你之上,现在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我不怕,我还有你教我的毒。”  “不行,我不能让你去送死。”  “师傅。”我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你呀。”  医疯子背着手回屋了。  天空中响起了雷声,雨点砸在脸上,生疼。可是我不能动,我要让医疯子看到我的决心和勇气,我不能再等了,我要报仇!  天黑了又亮,雨停了又下。我死死的咬住嘴唇,遏制住那股要昏倒的趋势,指甲嵌入肉里,手早就疼的没有了感觉。  医疯子终于又回来,“行了,明天我和你出谷吧。”  “你要和我一起出谷?”我喜出望外,然后昏倒在雨水里。  九、  三年了,我又回到了这片熟悉的土壤。看着熟悉的街道,熟悉的青山,还有熟悉的小河流,我似乎又看到当年那个跟在亓敖后面的跟屁虫。  “亓敖,亓敖。你等等我嘛,我要吃糖葫芦。”  “亓敖,亓敖。我要那条鱼,你去捞嘛。”  “亓敖,亓敖。我的风筝挂在书上了……你帮我摘嘛。”  “亓敖亓敖......”  亓敖,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有爱过我么?所有的幸福都是你制造出来的假象么?你杀了我全家,毁了我所有的幸福,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十、  “我们在这里住几天,打探一下消息。”  “好。”  “丫头,其实你该多笑笑的,整天绷着个脸,有些仇恨放下才会过得更开心。”  我的恨,能放下么?笑话。  我的人成了我的灭门仇人,之前的你侬我侬全都是假象。我的人生被他毁掉,我的幸福从此终结。这样的恨也能放下么?  不。  亓敖,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开心?幸福?这些全都在那天和我没有关系了,我只剩下仇恨。只有仇恨。  十一、  权家被神秘教派灭门,江湖上从未有人掌握那个神秘教派的任何资料,有幸存活下来的权家养子亓敖坐上了武林盟主的位子。亓敖一直在调用各种力量找那个神秘教派、找权筝---老盟主的女儿,亓敖放出话来,高价悬赏,但也一直无果。  江湖上一直对亓敖评价颇高,因为他的痴情,他的忠孝。  我听到这些结果,冷冷的笑。  亓敖,我会让你死在我手上,以残忍的方式。  十二、  我坐在铜镜前,医疯子的化妆术真的是出神入化,这张美得不像话的脸,有多少人能抵挡的住这张脸的魅惑呢?  我穿上了医疯子昨日给我找来的破衣服来到了城北的官道上,头发凌乱,衣衫褴褛,医疯子的可靠情报,午时一刻,亓敖的右护法会在这条官道上经过。天下起了雨,把我的不能蔽体的衣服浇透,玲珑的曲线,没有那个男人能抵挡住这般诱惑吧。我躺在路中央,吃下医疯子给我准备的假死的药丸。  再醒来是在一家客栈的房间里,窗前站着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我知道,他就是亓敖的右护法石浩。三年前,我娘亲就是死在了他的手里。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我需要他把我带进北风山庄。我虚弱的发出一声嘤咛,石浩转过身来到我身边。  “姑娘,你醒了?”  “你是谁?我在哪里?我还没死么?”我弱弱的问道。  “我在城北的官路上发现了你,发生了什么?”  我停顿了许久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流泪,石浩慌忙拿出帕子给我将泪拭去。我扑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我感觉到他的身子僵了一下,我哭得越发起劲。  “前几日,家里发生火灾,爹爹和娘亲被烧死,我幸存下来,来北城投靠表舅,可是到这里才知道表舅几年前就因病去世了,盘缠都用光了,实在走不动了,我以为我就要死了。大侠把我救了,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求呆在大侠身边。为大侠当牛做马,报答大侠的救命之恩。”  我说完,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我现在无处容身,大侠就留我在你身边吧。”  “是不是大侠嫌弃我。”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我松开他,挣扎着要下床。  他抱住我,弯下腰,将我的脸捧在手里,刚才的挣扎中,我衣衫半解,露出雪白的香肩。我看向他的眸子,微微张开嘴,我知道这张脸足以魅惑众生,何况是他。果然他的眼里写满了情欲。他吻向我的唇,我趁机把藏在嘴中的蔷薇散过渡到他嘴中。  蔷薇散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发作很慢,可以无形中削弱习武之人的功力,并且我在里面加了蛊毒,服用几次后,便会成了一具傀儡,听命于施毒者。  那天我把自己交给了石浩。  他把我带回了北风山庄。  十三、  这是三年后次回到这里,我知道,亓敖就在这个山庄里。距离他越近,我的仇恨越深。  石浩带我向山庄里面走去,路过我原先的小院子时,我停住脚步。里面杂草丛生,我说:“我要住这个院子。”  石浩在北风山庄的地位仅次于亓敖,一个院子,不在话下。  十四、  来北风山庄好几日了,我没有见到过亓敖,我没有出过这个院子。我明白,这种时候,我要沉住气。自然会有人将石浩带回一个女人的消息传开,我不着急见到亓敖。我的武功自然打不过亓敖,我会让他身败名裂,我会让世人看到他丑陋的嘴脸,我会让他,众叛亲离。  石浩又出门了,他三年来一直都在替亓敖找权筝。  夜晚,我只披着一层白纱,在院子里捉萤火虫。医疯子给我消息,亓敖不放心我,命左护法李修来探探我的虚实。他来的正好,省的我去找他。我早就隐去了武功。只等他的到来。  李修来到院子里,我正追着蝴蝶跑,跌跌撞撞的闯进他怀里。白纱落到了地上,我姣好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朦胧的月光下。  那一晚,李修也成了我的裙下臣。我用美色和蛊毒控制着亓敖的左右手。  日后,我用同样的手段,掌握起了亓敖的主要手下。  夜夜承欢时,我的恨每天都在增加。可是,我能利用的只有我的美色。  十五、  本来,我想就这样一点点削弱亓敖的身边力量,然后找机会下毒。  但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发现,亓敖的娘亲没有死去,她也住在北风山庄。李修告诉我,亓敖的娘亲是疯子,亓敖一直把她关在后院里。 共 603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预防男性前列腺痛的方式都有什么
黑龙江治疗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上一篇:咏荷

下一篇:绝症江山文学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