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90后美女骗40万人300亿跑路资金去向

发布时间:2020-02-15 19:52:32 编辑:笔名

90后美女骗40万人300亿跑路:资金去向成谜

6月11日之后,张建和冯婷有了一个共同身份——“IGOFX金融骗局”受害人。

一个半月来,包括张建、冯婷在内的受害者在不同的城市组织队伍,寻找受害者、建立群、收集受骗信息、向公安部门举报。

他们所做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找到张雪娇,追回损失的资金

张雪娇是IGOFX中国区总代理。6月11日,她卷款跑路,至今下落不明。

重案组37号(ID:zhonganzu37)注意到,根据媒体的报道,近40万名IGOFX投资者约300亿人民币“被骗”。

这被称为又一个“庞氏骗局”。

IGOFX“崩盘”于今年6月8日,当天英镑对美元汇率急剧下跌200点以上。 IGOFX投资者发现,该平台上的“止损线”形同虚设,所有投资者账户全线爆仓,大量资金“被蒸发”。

这个名为IGOFX的外汇交易平台打着“躺着赚美金”的口号,宣称一年可获得7倍、两年66倍的基金收益,加上分红及“人拉人,获奖励”,在进入中国半年左右的时间里,疯狂发展下线约40万人。

在民间反传销人士看来,IGOFX的拉人头、层层返利等行为已涉嫌传销。近年来,不少新型金融传销组织,打着炒外汇、虚拟货币等新概念的旗号迷惑投资者,实际操作的仍是金字塔结构的传销模式。

重案组37号(ID:zhonganzu37)接触了约20名IGOFX的投资者,他们均表示当初被亲戚、朋友拉入伙。一名湖北的投资者被朋友拉入IGOFX后,又让自己的20多名亲戚朋友在IGOFX开户。

河北唐山人冯婷就是被亲戚发展成了一名下线。

今年3月初,亲戚在上对冯婷说,找到一个很好赚钱的项目——IGOFX外汇交易平台。有两种赚钱的途径,种是寻找投资者进入平台;第二种是直接投资。“这是一个躺着赚钱的项目,以小博大,外汇生意,就是钱生钱。”亲戚的话让冯婷半信半疑,一个月的软磨硬泡后,冯婷还是动了心,她投了3万元人民币,选择投资者身份。

亲戚的身份是种,主要寻找投资者进入平台投资并从中获利。投资者把资金通过系统托管给操盘手,收益的70%属投资者,操盘手拿走20%,剩下的10%则付给四个级别的介绍人,级别越高,收益越高。

今年4月,天津人张建和冯婷一样,经过姐姐的介绍进入IGOFX,他分两次投入了600美元入伙。

一开始,张建和冯婷对于IGOFX能让自己赚到钱深信不疑,这份信任随着代理人给他们发送的平台盈利数据又一点一点地累积。

“每天都有分红,他们还会拿一些交易记录给我们看。”张建说。

在一个叫为“IGO外汇”的群里,冯婷、张建每天都能看到代理人发的盈利截图,“感觉有图有真相。”

冯婷也确实尝到了甜头。

3月底,她得到过一些分红,有好几千元。不过4月份后,她再也没拿到过分红。

张建尽管没拿到分红,但他还是相信IGOFX依然是一个“赚钱的外汇平台”。

6月11日上午,他突然接到姐姐的,“出事了,钱提不出来。”他登录IGOFX站查询个人资产,所有信息包括所投入的资金全部消失。

同一天,冯婷登录平台,发现自己的本金和交易记录信息都没了。她哭着打给当初介绍她入伙的亲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面的代理都联系不上。”亲戚的回答让她不知所措。

他们想去“IGO外汇”群一问究竟,却发现群已被解散,2000多名群友被踢出群。

6月11日,IGOFX中国区总代理张雪娇卷款跑路,至今下落不明。

当天下午,张建等人到处寻找张雪娇的下落,她的同学提供了号码,但是已经关机,无法联系,“她的同学也都被骗了。”

关机、不回,张雪娇“消失”了。在众多IGOFX被骗者口中,张雪娇有一个马来西亚的老公,她老公实为IGOFX的大股东。张雪娇卷款跑路后是前往马来西亚与其夫汇合。

此时的张建等人才发现,他们对于张雪娇一点都不了解,甚至有些人在事发后看到张雪娇的照片才知道,看起来甜美柔弱的张雪娇竟“导演”了这么大的金融骗局。

在众多投资者眼里,张雪娇有很多标签——成功人士、高颜值、年轻、有背景……

作为一名90后,26岁的张雪娇之所以让众多投资者信任,不仅是因为她是IGOFX中国区总代理,也因为她在马来西亚的老公在背后为其操盘。“那么大的一个平台,没人想过会出事。”张建说。

“她很会说,做事很精明。”这是张建和冯婷对张雪娇仅有的一点直观印象。在没出事前,张雪娇经常会向下面的代理人提供交易截图,再由代理人将截图发在群里,“除了一些高级代理外,很少有人见过她。”

事发后,张雪娇的身份证及户口等信息被扒出。

上曝光的张雪娇户口本显示,她出生于1991年2月,户籍地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住址为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星火北路72号。

有投资者曾根据张雪娇的住址信息前往常州市,但无法找到张雪娇。

“星火北路72号”目前已成为一家汽修店。该汽修店人员表示,近一个月陆续有人上门讨债,一进门就要找张雪娇,店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现在这个牌号是新的,老的“72号”早就不在这儿了。

资料显示,张雪娇为常州某职高毕业。该职高一名陈姓老师向重案组37号(ID:zhonganzu37)确认,张雪娇是她多年以前的学生。但陈老师近期因张雪娇事件生活颇受影响,不愿多说。 此前,陈老师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张雪娇成绩好,人也长得漂亮,还担任班干部,同学关系很好;她读的是五年制大专,学的是财会专业。2011年毕业后她很少跟学校联系。

张雪娇跑路后,被称为“IGOFX南京办事处负责人”的武加伟也被打爆。每天,都有受骗者打给他询问张雪娇的下落或。

7月23日,武加伟接受重案组37号探员采访时,否认自己是IGOFX南京办事处负责人,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当作南京办事处负责人,“我只是一个会员,投资IGOFX亏损了100多万,我也是受害者。”

据武加伟介绍,他在南京有一家从事信息服务的公司,今年5月,张雪娇主动向他的公司寻求合作。之后,合作手续还没有办完,IGOFX就发生了崩盘事件。

武加伟对张雪娇的印象挺好,但是崩盘事件后,他一直无法与张雪娇取得联系,他也不认识IGO公司的其他管理层,“张雪娇不是IGO的老板,她就是一个代理。”

渭南市精神卫生中心
重庆三峡医药高等专科学校附属医院
阜阳牛皮癣专科医院怎么样
淄博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湖北中医牛皮鲜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