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震惊中外的长江大桥机械人炸弹案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46:30 编辑:笔名

南京军区司令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室内的寂静。不知是因为高大的塔松挡住了炎炎的烈日,还是今年的雨水来的特别多,总之,近几个月来,这座闻名全国的江南古都几乎天天都下着小雨,整个天空被浓重的雾气压抑着,虽是夏季,却浓云密布,给人阴森森的感觉,使人胸闷,透不过气来。  南京长江大桥,位于南京市的西北面,连通市区与浦口区,是一个双层式公路铁路两用桥。从远处观望,大桥宏伟壮丽,高大的桥头堡雄立两端,傲视着一望无垠的江面。如江楼接于云际,似蜃阁浮于海面。夜晚千万盏华灯齐放,绵延十余里,溢彩纷逞,艳丽无比。真是光连月窟何堑媚以怀珠;影照钟山奚愧净而如练,壮丽的美景使人赏心悦目。  大桥上的假人  公元一千九百七十一年七月底,从大桥守卫处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大桥桥墩上发现烈性炸药包。  许世友司令员听了办公室的报告,认为案情重大,南京长江大桥是中国人民打破美帝苏修的技术封锁,自力更生建造的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标志型建筑,并以长的公路铁路两用桥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中,大桥的安危关系着国家的尊严,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一九六八年年底,大桥提前建成通车,通车典礼的热烈场面又一次浮现在将军面前:江边桥头上红旗如画,人头如潮,整个市区已是万人空巷,几十万市民换上节日的盛装,带着从心底里涌出的喜悦,舞动飘扬的彩旗,吹响嘹亮的号角,敲起欢快的锣鼓,尽情歌颂这一永载史册的历史盛典。  想到此,许司令立即指示军区保卫部尽快查明案情,直接向他汇报。  事情是这样的,“八一”建军节来临,大桥守卫处官兵除安排正常执勤外,全部配合环卫队、维修队清扫卫生、修善灯具、悬挂标语、彩旗等,负责桥下巡逻的几只小艇,除保留一只继续进行安全巡视外,其余也投入卫生清扫和桥墩、桥梁的维修检查,战士们与维修队员一起,怀着对祖国对人民的高度责任感,精心检查着每一根角钢、每一块铁板、每一座桥墩,他们象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呵护着大桥,决不允许大桥有一点瑕疵,永远让来往的行人和运送物资的车辆畅通无阻。  王光林是解放战争中参军的老兵,入伍前在老家山东梁山跟着爷爷和胶东的表舅习练了八年的查拳、螳螂拳,刀枪剑戢无所不精,软硬功夫珠连壁合。渡江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中担任侦察员,战功卓著。现在担任长江大桥巡逻队队长。  长期的侦察工作练就了他超凡的眼力,当小艇从桥中间穿过时,他急促地喊到:“快向左桥墩靠过去,水里好象有东西。”经过搜查,果然在桥中央第五个桥墩一个距离江面一米左右深的水里,发现一个长一米,高二十公分的包袱,外面用一层很薄的优质塑料布包着。王队长立即将包袱交给有关部门化验室解剖。  经过解剖发现,原来包袱里装有烈性炸药,爆炸力非常强大,如遇引爆装置就会立即引起爆炸,足以将桥墩摧毁,使大桥在中段断裂、倒塌,造成振惊世界的恶劣影响。桥头守卫部队首长立即把情况报告给许司令,许司令指示:先不要打草惊蛇,严密封锁消息,注意加强对桥面的警卫,待敌人来引爆炸药包时,再设法将其抓获。  守桥部队立即传达了许世友司令员的指示,增派了岗哨,在大桥的各个重要位置都派了便衣流动哨,哨兵们顶着夏日的酷暑,耐着潮湿的霾气,全神贯注地执行着保卫大桥的任务。  他们深知,以目前的经济实力,国家建造这样一座举世瞩目的钢铁巨桥,不知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可以说是倾了举国之力才造出来的。不说别的,单就为了克服武汉长江大桥重车行驶到中段出现晃动的问题,南京大桥就多用了三千多吨国内不能生产的优质钢,其总开销之庞大可见一斑。  大桥在政治上的影响力更高于经济,党和已多次视察过大桥,许多友好国家的元首也参观过大桥,大桥就是一面鲜艳的红旗,不能出现一点问题,否则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下午5点钟左右,由南向北驰来一辆流线型黑色小轿车,行到大桥中间突然停了下来,哨兵的眼睛一下子被吸引过去,脑海里闪过一个问号:“奇怪,为什么在桥中间停下来?”大家都知道大桥的规定,桥面上是不准停放车辆的。  从车里出来两个军人,一男一女,都身穿草绿色的确良军装,领着一个小孩。在这个特殊时刻,大桥上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哨兵的眼睛,哨兵看的很清楚,男的皮肤黝黑,身材强壮,戴一副墨镜,左脸上有一块白斑,看不出丝毫的表情;女的身材修长,相貌娇好。三个人下车后,黑色小轿车就开走了,哨兵疑惑地目光追随着驶去的这辆车“J-1004”。  这两个军人模着大桥上的栏杆和其他人一样观赏着大桥的壮景,望着奔腾的长江和一艘汽轮缓慢地游荡在大桥中间的一段距离上。约十分钟后,那辆黑色小轿车又回来了,停在三个人的面前。只见那两个军人“嗖”的一声拉开车门,快速钻进了车里,汽车按一声喇叭开路了。  两个大人走了,但孩子却留在桥面上,这一幕哨兵全看到了,心头逐渐消失的疑团又聚集起来了,“为什么大人都走了,只把小孩留在桥上?”再看那个小孩,不哭不闹,在大桥上机械地来回走着,哨兵感到这里面可能有问题。这时,换班时间到了,哨兵向前来接班的战友交待了刚才发生的情况,就奔向小孩。离小孩五六步远,哨兵喊着说:“小朋友,你爸爸妈妈怎么不带你回去呢?”那个小孩好象没听见一样继续向前走,哨兵紧追几步大喊:“喂!我说话你听见了吗?你怎么不回答?”那小孩连头也不回,哨兵抢前一步把小孩的帽子抓了下来,刚要追问时,突然发现小孩头部是金属的,并闪闪发光,他不由地怔了一下,迅速跑回岗楼,用紧急电话报告桥头警卫部队首长,首长立即报告军区司令部。  经过对金属小孩的解剖发现,这个小孩是个机械人,两腿装有自动发条,头部装有烈性药雷管,胸腔装有无线电操纵机械。这些东西,当时国内还不能生产,是的火药武器。金属小孩伪装的很好,穿上衣服很不容易被发现,它同时受着南北两端的无线电操纵,过九分钟后,也就是那辆小轿车到了安全地带以后,这个金属小孩就会一头扎进江里,撞上桥墩上的炸药包,烈性炸药就会立即引起爆炸。  殊死搏斗  一场激烈的战斗打响了。  由于敌人所用炸药的特殊性,再加上小轿车的牌号“J-1004”,经查是北京地区的号码,军区司令部认为,这个案件不是一个普通的案件,一定与上面有密切关系,要想侦破此案,必须得到北京方面的支持,上下配合才能破案。  许世友同志立即将这个案件的前后经过打电报给周总理,并请求公安部派出有丰富经验的侦察员来破案。  周恩来与公安部副部长于桑同志商量后,立即派特侦处张涛科长,带两名经验丰富的侦察员去破案。  一个星期过去了,南京方面催问:“侦察员怎么还没有来?”北京知道情况很严重,刘才三处长决定亲自去南京。  出发前他在自己屋子里呆了一天。第二天他把爱人叫来说:“今天我要出发执行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这一走可能完成任务胜利归来,也可能完不成任务而牺牲,如果我牺牲了,请你把这份文件亲自交给周总理。”他爱人安慰他说:“你放心去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刘处长带了三名侦察员,乘坐北京到上海的13次特快列车向南京弛去。上车后,侦察员们仔细观察了周围的情况,车箱里的旅客并不多,他们两个人一组,选择了两个靠窗口的位置坐下来。列车过天津以后,突然发现有几个穿草绿色的确良军装的人,好象找人似的仔细端详着每一个人。  前面几个侦察员的失踪,使他们警惕百倍。“这些人行踪可疑?”刘处长想着但没露声色,只是暗中注意着他们的行动。这几个人走到他面前,稍微瞥了一眼就走了。到以后,刘处长发现车箱里进来许多穿草绿色的确良军装的人,情况十分危急,不能犹豫,刘处长在很短的时间里决定跳车,摆脱敌人的跟踪。  他用暗语将这个决定告诉了侦察员们,要他们做好跳车的准备。每组2人,一人掩护,一人跳车。  这时,机车在减速准备进站,刘处长急速地站起身来,打开窗户,夏夜的风带着几分凉意,吹进了车箱两头,穿着的确良军装的人有点紧张,刘处长遥望远处,用眼睛的余光看到其中几个人打开车窗身体紧紧靠在窗口上。  “好狡猾的敌人,”跳车选择进站出站或列车上坡时,因这时列车行驶速度慢,较易成功。但这时也是敌人警惕的时候,危险性比较大。  经过反复考虑,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刘处长脑海里行成了,列车进站后又出站了,列车加速行驶,急风暴雨的铿锵声,证明列车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说时迟,那时快,刘处长纵身窜出窗子,一名侦察员也随后跳下车,为了掩护他们跳车,另两名侦察员与敌人展开搏斗,不幸也像张科长他们三人一样被敌人杀害。  刘处长两人跳车后翻身站起来,摸了摸被石头划破的衣服,很万幸,都没有受伤,望着远去的列车,想到负责担任掩护任务的侦察员生死难料,心情十分沉重。他定了一下神,判好方向,朝一个镇子走去。经过询问,知道附近有驻军,就直奔军营而去。  到了军营,请求部队给一辆卡斯69型汽车,并一名好司机,把他们送到耐京。驻军首长看了他们的证明信,立即派司机排长驾驶一辆崭新的卡斯69型汽车送他们去南京。  行驶途中,刘处长从汽车反光镜中看到后边有几辆车,用很快的速度赶上来,原来,当刘处长跳车后,车上几个穿的确良军装的人拨出无声手枪,准备射击,被车上的侦察员阻住,待打倒了侦察员,再开无声手枪,已没有意义了,便给他们的地面组织打电报报告了情况。尽管刘处长再三命令司机开快,但后面的车还是赶上来了,并且能够明显地看出那是三辆北京吉普车。  车里面坐着几个军人。几辆车一个是拼命跑,一个在拼命追,都象发狂的猛兽,情况万分危急,前面又到了十字路口,前面的卡斯69汽车“嗖”的一声拐了过去,后面的一辆北京吉普车则冲入稻田,穿过公路,挡在公路中间,四辆车同时刹住。  刘处长与侦察员跨出车门拨出手枪,准备一场撕杀。北京吉普车上跳下来八、九个人,拿着手枪包围过来,刘处长发出警告:“你们是那个部队的?想干什么?”那些人说道:“想要你的命”,接着就是一阵射击声,侦察员牺牲了,刘处长也身负重伤,他忍痛对抗,打倒了一个,暂时压住了敌人的火力,立即掏出笔来很吃力地写到:“北京有内奸草绿色的确良军装”几个字,把枪和纸都埋在土里,接着又响起一阵枪声,刘处长的鲜血染红了大地。  这伙人把卡斯69汽车点着,将刘处长、侦察员和司机的尸体抛进火堆,把他们同伙的尸体抛进吉普车里,急急忙忙地跑了。当地社员听到枪声、看到火光,赶来抢救时,只剩下未烧尽的尸体和汽车的残骸。立即向当地公安局报告,公安局赶来发现土里的烟盒和手枪。经军医验证得出结论:“这不是普通的车祸事故,而是暗杀”。  再说刘处长的爱人,在北京公安局当打字员,同志们都称她为刘大姐。一个星期过去了,刘大姐还没有听到丈夫的消息,她想情况可能不好,必须立即向上级报告。  她坐上十路公共汽车,准备去国务院接待站。她感到今天乘车特别挤,下车后一掏票没有了,钱也没有了,她就和售票员商量说:“我的车票和钱被小偷偷去了”,售票员看到这种情况就让她下车了。  她来到国务院接待处,说有要事要面见周总理,接待处的同志说:“周总理今天不接见。”于是她来到十字路口公共汽车站,准备回去。这时背后有人趁她不注意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到人行道上,这时一辆北京小吉普沿着停车点开了过去,幸亏一位工人师傅在危急之际推了她一把,才避免了一场车祸。  等车的同志都过来问伤着没有,都奇怪地问:“为什么见车开过来还往前走呢?”刘大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待她明白过来以后,马上感谢拉她的工人师傅,她打定主意,干脆步行回家。她这时思想十分混乱,边走边想着今天遇到的事。  当她走到一座正在修建的大楼下边时,忽然从上面掉下一只装着泥灰的铁桶,砸在她前面的地上,灰浆四溅,好险啊!刘大姐出了一身冷汗,正要离开危险地带,忽然有一个人在她背后急促的喊了一声:“刘大姐”,她回头一看,又是一辆北京吉普开着快车向她冲过来,幸亏本单位的同志叫了她一声才没有被撞倒。  后面的那人赶上来说:“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呀?我送你回家吧”,那位同志一直把刘大姐送到家才离去。  进屋后,刘大姐打开电灯,凭借打字员的好眼力,发现屋里有人来过,并且翻了她的东西。她想不好,马上跑到桌前打开抽屉,用手一摸文件还在,她才松了一口气,但她清楚地感到有一种危险的东西时刻跟随着她,妄想把她害死,看到这些,又想起以前愉快的生活,她留下了眼泪。她暗下决心,不管有多大危险,也要帮助丈夫破这个案,挖出埋藏在组织内部的定时炸弹,为烈士报仇。  她马上抄起电话,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报告给了于桑同志,并谈了自己的想法和要求,于部长立即派人把她接过去。 共 1164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时常过量饮酒会造成前列腺增生吗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痫病治疗重点医院

上一篇:桂林游之一

下一篇:希望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