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第二百二十八章进入市政厅

发布时间:2019-06-25 06:11:18 编辑:笔名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伊塔之柱卷 云海,银帆之影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进入市政厅(小说屋 )一束火红的光正从窗外升起。光芒穿过窗户,流淌在粗粝的羊皮纸上,红光映着书页之上一行行弯弯曲曲的字符,那一个个幽黑深邃的文字,仿佛是某种来自于深渊之下的语言。而片刻之后,轰鸣声才远远传来,直震得土坯的房子瑟瑟发抖。佩皮诺颤颤巍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用身子盖住自己的文献,以防抖落的石沙,落入书本的夹缝之中。他抬起头来,瞳孔深处映入那金红的光芒,那场景只犹如末日将至。火光之下,外面挖掘场中苦工们正在四散逃离,但没有人管他们,因为空盗也一样自顾不暇。也更没人记起他这个不起眼的人。地面晃动了好一阵子才平息下来,佩皮诺才后退一步,用手细心地一一抚去书页上的沙子。他动作哆哆嗦嗦,但却一丝不苟,心中既不清楚外面打进来的人谁,更不清楚他们到了何处。而只有这些文献,在他眼中皆是珍宝。只是忽然叮叮当当一阵脆响。原来他无意当中将一只戒指从书桌上拂了下去,滚落于地面。还好那只是赝品。佩皮诺弯腰去捡,却看那枚指环一路滴溜溜向前滚去,一直撞上一只靴子,才停了下来。佩皮诺微微一怔,不由抬头看去。他目光沿着那靴子向上,上面是一件长袍的底边沿——那正是一件灰扑扑的长袍,穿在一个裹着一条长长斗篷的流浪者身上。对方戴着压得低低的风帽下面,只能看清胡子拉碴的下巴,其抿着嘴唇,一言不发。那流浪者手上还挟着一位昏迷过去的少女,而在其身后,也还跟着一个赤着脚、低头怔怔看着地面的小女孩。佩皮诺看到这一幕,身子不由一僵,张大了嘴巴。而那人这才缓缓抬起头来,风帽下一双金色的瞳孔,闪烁着微光,只如同沙砾流逝。佩皮诺如遭雷殛,猛地向后退去。撞翻了身后的椅子,书桌上的羊皮卷轴也滚落一地。“你……你你……”流浪者看着他,淡淡地答道:“看起来,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对方开口时,声音沙哑,但却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魔力。仿佛叫人听下去之后,便不由自主感到受其所影响。而佩皮诺下意识向前一步,便猛地反应过来,他一下退去,紧靠着书桌,再不肯向前一步。只片刻之间,年轻人额头便已布满细密的汗珠。而流浪者缓缓开口道:“别忘了,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而且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不,”佩皮诺连连摇头,并神色仓惶地喊道:“我、我还没有准备好,而且、而且你也没有完全实现你的承诺……”但流浪者摇了摇头:“这是契约,没有人可以违背契约。”此刻他眼中金色的光芒,正如流沙一般消逝了,并同时举起手,缓缓伸向佩皮诺面前。后者露出惊慌至极的神情,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但片刻之后,一切声音皆消寂下去。流浪者只看了看一脸木然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学者。他神色之间既无满意,也无不满,只一脸漠然地转过身,然后走了出去。那赤着脚丫子的小姑娘抬头看了他一眼,也又低下头跟了上去。而在两人身后,学者正失魂落魄地亦步亦趋,形同一具木偶。只是三人离开之后没多久。一行人便‘砰’一声踹开木门。一种血鲨空盗一拥而入,却面对滚落一地的文献卷轴面面相觑。“人呢!?”一个被抓来的劳工,这时犹犹豫豫地答了一句:“大人,我看到他和一个陌生人离开了,我还以为那是你们的人呢……”气得血鲨空盗一脚将他踹开:“那你这个蠢货为什么不阻止他们!?”那劳工惨叫一声,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空盗见状,也知道于事无补,于是又把他从地上揪了起来,没好气地问道:“那你看到他们去了什么方向?”“我、我知道一些……”那人上气不接下气地答道,声音近乎哆嗦了起来:“我、我看到他们去了市政厅所在的方向。”“该死!”空盗一把将他丢开,忙向其他人说道:“赶快通知大副,我们马上向市政厅方向集合!”众空盗齐齐点头。……方鸻很是费了一番力气才爬上市政厅所在的峭壁。他吱吱嘎嘎地收紧缆索,一点点靠近上面悬空的长廊,魔力卷扬机正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一阵阵冒着白烟——但几个血鲨空盗正从下方经过,眼前已要发现他,已没多少给他停下来等待引擎冷却的时间。他咬了一下牙,再用力向上一挣,另一只手猛地抓住断口。然后一个引体向上,从那里爬了上去。虽然也是借助了收紧缆索的力量,但换作在被龙之心强化之前,他肯定做不出这样水平的动作。方鸻翻身爬上那里的断口,再向下一看,见几个空盗似乎并未发现头顶上的响动,这才让他松了一口气。他再小心翼翼地缩了回去。他隐秘技能虽然不高,但战场环境之下,要想弄出一点可以压过枪声与爆炸轰鸣的响动还是蛮难的。而且空盗们还要时刻在意前方埋伏的弗洛尔之裔的人,一时之间没有发现他倒也情有可原。而他原本其实可以用更稳妥一点的方式上来的。比如全功率开启飞爪,或者是用能天使的闪烁,皆在可以考虑的范畴。但伊芙赋予他的力量已经用完,魔力消耗自然是能省则省。虽然他刚刚才在艾缇拉那里换了备用的魔力水晶,可精灵小姐毕竟也不可能带太多备用的水晶。眼下两人深入敌后,为了避免之前那样的窘境,更是需要精打细算。方鸻再看了看自己所处的这道断口。这里其实原本是地下甬道的一部分,只是经历断层之后,而今露在悬崖之外,更像是一条悬空的栈道。他猫着腰向栈道另一头走去,那里有一个他早已看准的入口。而化身为天堂鸟的艾缇拉早在那里等他,等他出现,才在一片云雾之中化为人形。方鸻正要开口询问,但精灵小姐已竖起一根指头,压在嘴唇边,向他摇了摇头,示意里面有人。方鸻走到栈道的尽头,不由向那个通往悬崖之内的裂缝里看了一眼,里面黑洞洞的。他再回过头,看向艾缇拉小姐,用目光询问对方究竟发现了什么。“弗洛尔之裔的人。”艾缇拉将声音压到,细细说道。这里有弗洛尔之裔的人,方鸻倒不意外,毕竟他正是追着这些人过来的。不过他也不多说,只看着精灵小姐的手势——弗洛尔之裔的人大约在地道入口内十来米的地方,有两个人。只是他没学过专门的手语,能看懂的大约也只有这么多了。艾缇拉大约是也想到这一点,才用口形再补充了一句:“一个铁卫士,一个施法者。”至于施法者是什么派系,精灵小姐自己也不清楚。方鸻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他和弗洛尔之裔的人打过交道,自然明白对方有多棘手。而眼下他已经不再有伊芙赋予的他龙之金瞳的力量,因此轮交手至关重要。他举起手来,悄悄召唤出能天使,然后闭上眼睛,再重新睁开。先前从龙之心得来的力量再一次显现,洞窟之内霎时间在他看来明若白昼。方鸻这才握了握加固手套,带着能天使向内走去。这洞窟虽然是断裂带产生的裂缝,但毕竟原本也是地道的一部分,因此还算笔直。两人没走多远,便看到守在那里的两个弗洛尔之裔的人。两人一前一后,靠在一段阶梯上。那铁卫士坐在前面,正专心致志正拿着一块油脂在自己的剑上涂来涂去,为武器作保养。而另一个施法者则闭着眼睛,口中喃喃自语,应当是在加强法术记忆。这两个人的警惕心如此松懈,与之前弗洛尔之裔的人表现天差地别,一时间让方鸻还有些意外。他甚至怀疑这是一个陷阱,忍不住左右看了看,但也没发现什么别的人。他又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发条妖精。要不是这地方实在狭窄,发条妖精出去细微的振翅声一定会引起对方注意的话,他甚至想把发条妖精也丢出去侦查一番。不过方鸻仔细观察了一会,才发现那个施法者身边横放着的魔导杖。魔导士的魔导杖与元素使的元素魔导杖还是差别很大的,所以对方应当是个货真价实的魔导士。只是魔导士的话,施法比可以事先准备好元素水晶的元素使可慢多了;而剩下一个铁卫士,似乎也不太会应付突袭的样子。方鸻默然片刻,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一个机会。虽然看起来有点像是陷阱,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伊芙小姐要真是被这些人带走的话,恐怕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方鸻轻轻晃了一下手腕,便指挥能天使融身于黑暗之中,并向那个方向悄然无声地走了过去。虽然理论上来说,在突袭之中肯定是先击杀对方脆皮攻高的角色,那么眼下他的无疑是那个魔导士。然而方鸻还有别样的考虑——他知道留在这里的只是负责放风的人而已,市政厅里面肯定还有弗洛尔之裔的其他成员。为了不打草惊蛇,暴露身份,他必须选择速战速决。而速战速决的方案,如果可能的话,自然是先击杀那个盾卫者。盾卫者一旦离场,剩下攻高血薄的魔导士又能翻得起什么浪来?因此方鸻当即确定了目标,用手一引,能天使立刻加速,向那两名弗洛尔之裔的成员奔袭而去。能天使行动时没太多声响,但显然对方还算有些能耐,在临近的那一刻,那铁卫士反应了过来。对方当即将手中的油脂一丢,反手下意识将剑一举,黑暗之中一道火花闪过。一声利响,对方不偏不倚格开能天使的臂刃。但能天使回应来的平衡数值,让方鸻微微怔了一下,那铁卫士的力量水平,比他预想之中要低不少。而那铁卫士虽然挡开这一剑,可方鸻也从来不是一刀流选手。在他冷静地操控之下,能天使以右足为支点,转身一个侧踢。扬起足刃,一剑向对方刺去。“构装体!”那人似乎也反应了过来,低喊一声。但能天使逼得他连连后退,已没时间去拿自己的盾牌,只能再勉力用剑一挡。又是一道火光,他仍挡住能天使的足刃,不过修长的利刃贴着他手臂划过,还是在那里留下一道伤口。但能天使一击不中,足刃竟直直插向他身后墙壁,并一剑刺入其中。然后它以此借力,又扬起右足向他一剑挥去。这一剑是如此刁钻,以至于那铁卫士根本没反应过来。或者即便他反应过来了,也来不及再找回平衡了。只听‘嗤’一声响,一道血痕,出现在他脖子之上。那铁卫士瞪大眼睛,徒劳地用手抓了一下那个地方。但忽然两眼一翻,一头栽到下去。方鸻见状一言不发,立刻又指挥能天使从墙壁上拔出足刃,向另一边的那魔导士扑了过去。但他才刚刚完成这个动作,然后便不由一愣。因为他发现那魔导士根本没反应过来,不要说施法了,对方事实上这才慌慌张张地拿起自己的魔导杖。可这时候已经太晚了。方鸻心中虽然有些意外,但也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他只以手成刀,向前一划。那魔导士立刻身首异地,死了个不明不白。方鸻看到两人一前一后倒下去,还有点不敢相信。他先前与弗洛尔之裔的人交手的时候,对方还差点把他追得走投无路,怎么一下子这些人就变得这么菜了?就算不是人人都是龙骑士。可他批遇到那支弗洛尔之裔的队伍,事实上也一样堪称精锐。别忘了,当时他除了有伊芙的力量增益之外,还有弥雅与R两人在一旁支招。而即便如此,他与对方交手也不至于来得如此轻松。他还愣了一下,才走上前去检查了一下。而四周静悄悄的,想象中的埋伏也并不存在。方鸻检查了一下两人的尸体,但运气不好,对方并没掉落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倒是他抬起头来,艾缇拉忽然开口道:“艾德,有人过来了。”方鸻看了看那边,倒也不意外。这两个人应该与其他人在一个队伍之中,虽然他们可能没时间通告那边这里出了什么事情,但队伍之中有人身亡,其他人还是看得到的。这正是他之所以选择速战速决的原因,事实证明他没有判断错。精灵小姐因为受了伤,并不便于战斗,之前也未出手。不过在这样的战斗当中,她出不出手其实也无所谓。只是即便没出手,艾缇拉还是保持着起码警惕。方鸻事实上战斗一结束,便已派出了自己的发条妖精,而这个时候他早已通过发条妖精捕捉到了那边的动静。来的一共三个,看起来弗洛尔之裔很喜欢这样五人的小分队。三人当中为首的是一个大剑战士,其后是一个身负曲弓的射手。一个人是个施法者,发条妖精视野之中看不清对方的魔导器,但方鸻盲估其应当是一个治疗师。他心中有了一个想法,只不慌不忙设下陷阱,然后带着艾缇拉向外退去。只片刻,那三人便出现在地道之中,他们显然也担心有人埋伏,因此虽然急匆匆赶过来,但还是保持着起码的队形。大剑士在前,游侠在后,才是那个治疗师。只可惜他们只考虑到了左右两侧,或者是前方黑暗之中设伏者,却没想到他们的对手是一个战斗工匠。更没想到波伏击会来自他们脚下。‘嗡’一声响,潜伏者Ts-1一跃而起,重力阱立刻生成。而在这些人动作一慢的同时,两只尖啸女妖无声飞来,落下一些轻飘飘的小玩意儿。只片刻之后,震荡炸弹与闪光炸弹同时生效,一片耀眼的光芒之中,三人几乎全部中招。而借着对方目盲的一刹那,潜伏在一旁的能天使立刻出击。只是那为首的大剑士,大约是一行人的队长,虽然反应比先前方鸻遇上的那些人差多了,但战斗不能还在。能天使到他近前的一刹那,对方居然举起手中大剑,一剑盲斩。这一剑正好斩在能天使递出的臂刃之上。双方皆为对方的力道推开一步,方鸻的攻势自然也戛然而止。但那大剑士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却听到一旁游侠大喊一声:“还有!”他勉强睁开正在流泪的双眼一看,只模模糊糊看到一个影子从他推开的那构装体身边飞射而来。不是其他东西,正是另一具能天使。但大剑士出手的动作本来就缓慢,何况还在他措不及防之下。他根本来不及收回剑,只眼睁睁看着能天使一剑刺入他胸口。能天使拔出剑,一道血箭射出。而同时,一侧弓弦一响,原来那游侠终于张弓搭箭,向他射来。可惜在重力效果下,对方还是慢了半拍。那游侠自己此刻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大约以为能天使会侧身闪开这一箭,因此一箭之后,又立刻张开弓再搭一箭。只是他忘了,自己的对手是构装体,而非真正的生物。方鸻担心还有更多的敌人,根本没心思去躲这一剑,直接令能天使迎面一接。然后反手向那游侠一剑斩去。第二场战斗,也不过在片刻之中结束。那治疗师看到两个队友在自己面前刹那之间便化为剑下亡魂,也失去了抵抗心,转身便向深处逃去。但方鸻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追上去就是一剑,将对方了账。三人倒地之后,这一次连艾缇拉也看出来了,忍不住提了一句:“对方的水准,相比起之前似乎下降得很厉害。”方鸻点了点头,他心中隐隐感到有点不太对劲。只是走过去检查了一下,这一次这三个人总算掉落出了一件东西来。他看了看,那是一块有点奇怪的,灰色的三角形石板而已。……。m.小说屋

广州治牛皮癣的医院
平顶山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宁夏牛皮癣专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