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古鄂国曾是西周所封的南方大国后率众叛周

发布时间:2019-06-11 20:02:35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西周中晚期,周王对内实行暴政,对外征战掠夺,鄂国与周王室开始交恶。不久鄂侯驭方摇身一变成了反周的旗帜和,他率南淮夷、东夷共同叛周,对周王室造成严重威胁。大战结束,鄂侯驭方兵败被俘,显赫一时的鄂国从此灭亡。

发掘现场及出土的铜器、原始瓷器

发现一座古墓

2012年4月15日,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在南阳市文物局考古研究所3楼的监控值班室突然响起,文物巡护员在电话中说,目前,施工中的主干渠已挖到大约4到5米的深度,现场发现了一些文物。

接到电话,考古人员立即赶往夏响铺施工现场进行查看和确认。在巡查施工现场的过程中,考古人员很快就在被挖掘机履带压过的痕迹中,发现了一截大约有15厘米高的木漆器。青膏泥、黑木板、木漆器、漆皮残片也陆续出现。

根据多年的考古经验以及对这个现场的观察判断,考古人员认为它应该是一座古墓。而且,它极有可能已被人为盗扰。

感觉事态严重的考古人员立即拨打了报警电话,随后,红泥湾公安分局的干警们赶到了夏响铺标段的施工现场。考古人员与干警们找到了夏响铺具体施工的项目负责人,责成他们马上停止对古墓位置周边的施工,一定要保护好有关现场。

清理古墓

夏响铺工地发现古墓引起南阳市文物局的高度重视,领队崔本信带领考古队开始对这座古墓进行初步清理。

在清理刚一开始时,墓葬四周不断出现的青膏泥就让崔本信非常震惊。

青膏泥又称瓷泥,黏性极强,可塑性好,具有高强度的密封性能。人们熟悉的长沙马王堆汉墓,也正是因为大量青膏泥的作用才保存得格外完好,致使千年古尸没有腐烂。

崔本信知道,凡是出现青膏泥的墓葬,一般都较为重要,保存也都比较完好。随着清理的深入,墓中被盗扰的棺椁木板被队员们逐渐清理出来。但是,椁板破坏得非常严重。随后考古人员又清理出一件铜簋的盖子,这让所有人为之一震。

与此同时,红泥湾公安分局正式开始了对被盗古墓案的侦破,力争尽快追回被盗文物。他们分析案情后,判断工地作案的可能性较大。于是,警方在工地中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

经过一段时间的清理,到5月2日,在这座被盗挖得七零八落的古墓中,队员们虽然清理出来了铜鼎、铜簋、铜壶等随葬的青铜器物。可惜,这些器物全部都已是残损的碎片了。

5月3日,清理基本结束,这个古墓的面纱也被缓缓揭开了。这座遭到人为毁灭性破坏的古墓被编为夏响铺1号墓葬。虽然,这个墓葬已面目全非了,但是,从残存的形状分析来看,它是一座长6.4米,宽4.3米的大型土坑竖穴墓。

发现墓葬群

经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向国家文物局进行报批,5月28日,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正式成立了夏响铺考古发掘队,开始对夏响铺标段南水北调干渠1号墓的周边进行勘探。

崔本信没有想到,在渠道内竟然钻探出了20座墓葬。一座墓葬带出了一个墓葬群。通过这次钻探得知,这些墓葬的年代相当久远,应为西周晚期到春秋早期,衔接也较为紧密。

与此同时,红泥湾公安分局侦破的这起古墓被盗案也有了终的结果。在掌握大量的犯罪事实后,红泥湾公安分局干警全面出击,昼夜奔波,踏上了查证、追逃、缴物之路。

虽然,夏响铺一期考古发掘工作的进程充满了艰辛。但是,随着文物的陆续清理出土,它们给崔本信和考古队员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喜。

在6号墓中,考古队员们又陆续发掘、清理出了3件铜戈兵器。而且,都带有1米左右长的木柄,保存非常完整。带有木柄的铜戈在南阳考古史上也是首次发现。同时,墓中还出土两件1米多高的站立式木俑、一套有鄂侯铭文的铜编钟等珍贵文物。

6号墓和5号墓并列,相距3米。虽然,它们早期已被盗掘,但这次仍出土了铜戈、铜编钟、铜簋、铜銮铃等青铜器和木俑、玉龙、漆木器等在内的100多件珍贵文物。

随着发掘的不断推进,其他的墓穴也开始显出真面目。发现的这些鄂国贵族墓葬群,在渠道内分为南、中、北三排,它们都是竖穴土坑墓。

20号墓与19号墓相距仅有1米,它们先后被清理出土铜簋、铜鼎、铜壶、铜簠、铜盉等20多件青铜器物。

8月18日中午,在清理19号墓时,队员发现了一个青铜圆壶,它高43厘米,壶盖厚重。当崔本信打开铜壶的盖子,反过来看了一眼,又发现了带有鄂侯的铭文。

夏响铺发掘出土100多件青铜礼器,其中38件器物带有铭文,这让崔本信十分的兴奋。这些器物中,长铭文20多字,它们为解读西周晚期的鄂国历史,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实物。

古鄂国未消亡

鄂国是西周所封的南国中的大方国。由于它地处汉水以北、淮水以西,是中原与江淮之间的交通要道,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而成为西周南疆的屏障。

西周中晚期,周王对内实行暴政,对外征战掠夺,鄂国与周王室开始交恶。不久鄂侯驭方摇身一变成了反周的旗帜和,他率南淮夷、东夷共同叛周,对周王室造成严重威胁。大战结束,鄂侯驭方兵败被俘,显赫一时的鄂国从此灭亡。

从这以后,鄂国不再出现于史书中,也再见不到比鄂侯驭方鼎这一时期更晚的铜器。大约在鄂的势力从南方消失的同时,强大起来的楚国迅速占领了鄂国领地,成了南方大国。

夏响铺的一期考古发掘,使这段深藏地下的历史逐步露出真容。可以确定在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鄂国并未消亡,而是存在于南阳,还具有一定的实力和影响;鄂国地望(指名门贵族所特有的标志其身份的籍贯)就在南阳。

贺州专科医院治疗癫痫
衢州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肇庆治癫痫医院哪好